吴建民大使最后到底对青年们说了什么?

吴建民大使最后到底对青年们说了什么?

作者:彭錞(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后 牛津大学法学博士)

6月18日凌晨4时许,吴建民大使永远离开了这个他饱含深情、睿智观察的世界。从闭关锁国到改革开放,从中国走向世界,吴大使七十七载的人生在时与空两个层面都实现了富有超越性的伟大旅程。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不幸,他仍将继续这段旅程,四方奔走,向那些渴望与外部世界交流与联通的年轻人无私而真诚地提供他的智慧。遗憾难免,哀思不止——但作为青年的我们不能沉溺于缅怀而不思进取。吴大使离世前参加的最后一个公开活动,是应北京海外高层次人才协会青委会会长刘科院士邀请,参加6月17日在欧美同学会百年大讲堂举行的青委会成立大会。哲人其萎,音犹在耳,吴大使在其生前最后参加的公开活动到底对青年们说了什么?

“海外”、“高层次”和“青年”是吴大使短短四分半演讲提纲挈领的三个关键词,也是他在北京海外高层次人才协会青委会成立之际对其寄予的三点期望。“海外”,从字面意义讲,首先是指留学生。吴大使谈到:“这个组织聚集了一批留学海外的人才,这个对于中国来讲非常重要”。“当年邓小平同志留法,当时留法有1700人,这1700人后来改变了中国,邓小平不留法,改革开放的思想也不一定能出得来。留学海外对促进文明对话太重要了。”回顾吴大使的一生,虽然在国际外交舞台上纵横捭阖数十年,但严格说来,他并没有留学生的身份。这当然是时代的原因,但吴大使始终对留学生做出特殊贡献抱有希冀。究其原因,并不在于留学海外本身有什么特殊,而在于它对促进文明对话的帮助——在吴大使眼中,后者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泉。这让我不禁想起大使在不到一个月前播出的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中,以《错失与崛起》为题,深度剖析“中国如何成为真正大国”。贯穿整场演讲的,正是同一个主题:开放与对话,而非封闭与对抗,才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也才是中国伟大复兴的正途。从这个意义上讲,吴大使真正想表达的是:留学与否不过是表面现象,更为根本的,是保持开放和对话的心态。“海归”和“土鳖”之间的差别,恐怕不在于文凭是用哪国文字写成,而在于眼界与胸怀是否开放。

“高层”。吴大使坦言:“这个世界上的人才很多,但是决定这个走向的是谁?是高层,不是低端人才。高层的人才能够决定前进的方向”。乍听起来,这颇有些精英主义的味道。但请不要误解,身处国际政治高层的吴大使并没有任何贬低“非高层”人才的意思。他这里区分的“高层”和“低端”人才,所指的应是他所谙熟的法国文化中“贵族义务”(Noblesse oblige)精神。与许多人长期以来的理解不同的是,法国乃至欧洲的贵族文化,首先讲求的并非奢华与特权,而是社会义务和领袖能力。换言之,一个人的财富和官位并不必然使之成为贵族,或“高层人才”。只有当一个人真正承担其对社会大众的责任,在某一个领域发挥领袖作用,他/她才能真正被视为决定时代走向的“高层人才”。

“青年”。吴大使首先给在场的归国青年们打气:“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但他随即话锋一转:“你从国外的生活环境来到国内,有些适应有些不适应,有一些事情做得比较顺当,有一些事情做得疙疙瘩瘩。”对此,吴大使点出他最后一次公开演讲的核心概念“办事之道”,建议青年们好好研究,因为“任何地方想成功你得研究它的办事之道”。具体而言,吴大使所言的“办事之道”就是“这个事情怎么会成功,它的地方特点是什么,我的长处是什么,我怎么样做会成功,怎么样做要失败。”更重要的,他提醒青年们:办事之道绝非千篇一律,放诸四海而皆准——“世界各地的办事之道不一样,你到中国想成功必须研究中国的办事之道”。显然,许多归国青年,由于去国日久,疏于乡情,再加上为人处事经验不足,难免磕磕碰碰。作为往来海内外数十年的长辈,吴大使自然有感而发,忧心关怀,嘱托青年人要审时度势、量体裁衣,于细微处发见所处环境的办事之道。但千万别以为他这是在颂扬“乡愿”、鼓励无原则的与环境沆瀣一气——恰恰相反,他期望青年人,特别是有着海外背景的归国青年,能够多多研究世界各地不同的办事之道。惟其如此,方能出入其中、沉泳悠游,真正在全世界推动伟大的中华古典智慧:“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在此过程中,正如吴大使在他最后一篇报章文字《当今哪两股思潮特别值得警惕》中所指出的,我们应特别警惕目前正在全球抬头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前者是指“以维护平民的利益为由反对权威,甚至不惜采用任何手段”;后者则指“以维护本民族利益为由而反对、排斥其他国家和民族”。吴大使敏锐地指出:这两种主义“是要把中国引向歧路。民粹主义的要害是反对改革,民族主义的要害是反对开放。”大使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中国最大的“办事之道”就是改革开放!

在伤痛和怀缅吴建民大使之际,我们更应当铭记他最后的谆谆教诲,施之以行,勉力前进。


北京减人之策 迁官迁校迁央企

一直以来,官方认为,京城人太多,应该限制人口。比如将低端产业挡在门外,以分流“低端人口”。北京若真如此,实不可取。


微软有足够的理由收购领英,那么领英呢?

微软在社交领域中始终没有太大的突破,这可能让微软管理层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可能真得不会干这个。这也是微软愿意让领英保持独立发展的重要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